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大众新闻 >

    2018-08-09所有那些我想摆脱的不幸,最后变了个样又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容易在关系里陷入‘弱势’,无论是在亲密关系里,还是朋友甚至是同事之间,我总是付出更多的那一个。如若不这么做,我就会担心,对方有可能会离开我。尽管也总在努力说服自己,但我还是忍不住做那个烂好人。”“我爸妈的婚姻是不幸福的,他们其中一方出轨了。而我从小就认定,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尽管我小心翼翼地经营着,可到头来,我的感情也还是陷入了同样的局面里。”弗洛伊德观察到,当一个孩子的妈妈离开的时候,孩子会开始扔自己最心爱的玩具。而当 ta 发现手边没有了玩具时,ta 会感到非常的失落,于是又跌跌撞撞地去把玩具捡回来。可是过了一阵子之后,ta 又会再次扔出自己心爱的玩具。如此往复多次,仿佛这是一个有趣的游戏。他由此产生了一个疑问,儿童游戏向来是遵循“快乐原则”的,为什么孩子会在游戏中,让自己为反复“失去”玩具而感到失落——与“快乐”背道而驰呢?换句话说,这个孩子为什么要重复一个让自己痛苦的行为呢?在后来的咨询与分析中,他发现,这个孩子的这种重复行为并非特例。并且,这种重复的本质是一种“强迫”,即,它的发生往往是不受个体意识所控制的,即使人们内心百般不愿意,但现实却不可避免地重蹈覆辙。比如,一个人不想在长大之后,仍然被父母干涉自己的人生,或者 Ta 不想像小时候讨好父母一样去讨好别人,但事与愿违,这个人仍然受父母控制和管束,尤其在假期回家时,这种控制甚至变本加厉,或者 Ta 在成年后习惯在任何关系中都过度付出和讨好等等,这些便可能是一种强迫性重复。在我们与父母的关系中亦是如此——甜蜜的幸福时光往往短暂而不可追,而双方之间的那些负面的相处方式却仍能在分开后的相聚中反复重演,比如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控制与顺从,或苛责与反抗。这也是为什么有些父母不仅能够干涉孩子的择校择业择偶,甚至还能插手孩子所组建的家庭的各项事务,甚至是孩子再下一代的生活。这么看来,在与父母的相处中,重复过去的负面的应对方式,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可能是有意义的。比如,当我们习以为常地对父母百依百顺,我们便无需再回忆起童年时期,被父母忽视的自己是如何努力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存在,如何用讨好的方式换来一点点关心(这些都被压抑到了潜意识之中)。弗洛伊德认为,那个 2 岁孩子之所以会反复让自己体验失去玩具的痛苦,是因为 Ta 试图通过扔出玩具和拾回玩具,来模仿母亲离开和回来的过程。而这个看似在重复“失去”的过程(失去母亲 - 失去玩具),事实上是 Ta 试图掌控“回来”的举动——Ta 希望借由拾回玩具,感受到自己在失去东西之后,也能重获东西的掌控感。可以说,对不愉快经历的重复,可能蕴含了一种想要回到事情最初状态中的渴望,希望变被动为主动,掌控那些曾经的自己无法控制的东西,改变最终的结果。就像有些人之所以会无意识地反复陷入出轨的亲密关系之中,就可能是因为 Ta 的父母曾因一方出轨而分开;当时年幼的自己,在家庭中感受过那种被背叛感与无能为力,那么,Ta 在潜意识中,就有可能希望成年之后的自己、有能力应对的自己,能够重新经历这样的关系,去改变曾经的无力感,重获控制感。而这种自责对负面经历的重复也有着重要影响,一方面它驱使着人们去重复痛苦,仿佛是在通过自我惩罚来缓解负疚感;另一方面,习惯自责也会让人们在新的关系中遇到问题时,更容易看到自己的问题而选择留在关系中改变自己,而不是看到对方的问题而选择离开一段不健康的关系,这给负面经历的重复留出了更多可能性。比如,假期回家时,父母只不过稍加询问近况,Ta 就立刻觉得自己像小时候一样被严加管教,便主动先以小时候的方式——回避和冷漠——来回应当下父母的关心,于是,父母也便陷入过去模式中——追问得更加紧迫。这样双方便很快陷入了旧有的不良互动方式之中。又比如,那些从小就被父母以严厉管教的孩子,在长大之后对他人的评价也变得过分敏感。每当别人稍有不同意见,他们就会认为对方在负面评判自己,于是便对他人冷眼相看,使得他们在与他人的关系中,陷入自己与父母关系里的类似处境。尤其是,一些人在经历过一些十分痛苦的关系之后,他们体会带了更为激烈的情感,以及充满戏剧张力的冲突、争吵、愤怒的性以及动人的和解等,他们对于关系的期待和在关系中的情绪需要也会随之发生改变。比如,在充满冲突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可能对于亲密关系的期待也会是更为“轰轰烈烈”的。另外,一些影视作品对于虐恋的刻画,也会加剧人们头脑中“痛苦”与“深爱”的错误关联。于是,反复经历痛苦,便被人们误当做了一段关系刻骨铭心的证据。而我们需要找到自己的原因,才能真正找到解决的办法,也才能在进入新的关系的时候,把此时此刻的关系与重复的行为区分开来,意识到哪些无意识的反应可能来自于过去,而不是眼前的这个人。比如,我们对于伴侣的不信任,可能并不来自于对方当下的行为,而是我们自己过去的遭遇。而我们需要去意识到这一点。而在互助小组中,小组本身的规则设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人们无意识地重复某些负面的应对方式,也可以获得一种“我并非异类”的安全感和从他人的经验中习得新的应对方式。并且,互助小组的存在,与组员联结的存在,本身就能给人以力量。比起年幼的自己,我们的确变得更有力量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去重复体验过去来证明自己的成长和强大,而是应该意识到自己对此时此刻的人生所负有的责任,主动选择放弃那些让自己“上瘾”的行为,勇敢地去用全新的视角看待过去的关系,建立新的与他人的联结。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永利网站网址 澳门永利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新澳门金沙网址 威尼斯人 澳门葡京 澳门新葡京赌场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星际网址 澳门永利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新葡京官方网址 澳门永利官方网址 澳门金沙官方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官方网址 澳门银河开户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大三巴官方网址 澳门太阳城官方网 澳门大发888官方网 澳门巴黎人官方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网址